步行者7人上双击退奇才 布莱恩特比尔空砍58分

2020-01-11 17:23:06 来源:匿名 热度:1938

金濠官方网站|关于幸福的三个真相

金濠官方网站,在亚里士多德那里,幸福被分为三类:

来自外物的幸福,来自灵魂的幸福,以及来自肉体的幸福。

这种三分法在我看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。在我看来,人的命运出现差别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三个方面。

第一,人是什么,从广义上说,就是人格,它包括健康、力量、外貌、气质、品格、理智以及教养。第二,人拥有什么,即人拥有的财产和其他所有物。第三,一个人在他人的评价中是什么样的。

就像大家都了解的,通过已了解的东西,一个人在朋友们眼中的形象是怎样的,或者更严格地说,他们是怎样看待他的,是通过他们对他的评价表现出来的,而他们的评价又通过人们对他的敬意和他的声望体现出来。

使人们在第一方面出现差别的是自然,由此可以断定,和另外两个方面的差别相比,第一方面的差别对于是否幸福的影响要更为重要。后面两个方面的差别只是人为的结果而已。显赫的地位,高贵的出身,如王侯将相,与真正的人格优势,如伟大的心灵或高尚的情操相比,充其量不过是舞台上的王侯而已,而后者才是真正的君王。

很久以前,麦特罗多洛——伊壁鸠鲁最早的信徒,就曾这样说过,他的著作中有一章的标题也是这样:“幸福存在于自身之内,而非自身之外。就整个人生来说,幸福最基本的要素无疑就在于人的构成和人的内在素质。因为内心的快乐抑或是痛苦,首先是个人的感情、意欲和思想的产物,而环境只是间接地对人生产生影响。”

因此,同样的外部事件对不同的人产生的影响也就不尽相同,甚至即便外在条件大都相同,人们依然可以独自生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。人们对自己的观念、感觉以及意志有最直接的理解,只有那些与生活有关的外部世界才能对人们产生影响,人们塑造成的生活完全取决于自身观察的视角。所以,它对不同的人表现出的色调也不同。对于一些人来说,它贫瘠、枯燥、浅薄;对于另一些人来说,它丰富多彩、趣味盎然、意味深长。不少人在听说别人经历了一些让人高兴的事情后,就期待着同样的事情也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生,而忽视了他们更应嫉妒的那种精神能力。当人们讲述一些令人愉快的事情时,这种能力便会赋予这些事情独特的意义,这些事情对于天才来说,充满了快乐的冒险情趣,而在感觉迟钝的凡夫俗子眼中,则变得乏善可陈、司空见惯。

歌德和拜伦的很多诗作就完全是天才的杰作,但这些作品大都取材于现实。愚蠢的读者嫉妒诗人经历了那么多愉快的事情,却不去嫉妒诗人超凡的想象力,因为那些简单的事情正是因这种想象力才变得伟大辉煌的。同样,自信乐观的人眼里的令人兴奋的冲突性事件,在性格忧郁的人看来却有可能是一幕悲剧,而在心灵麻木不仁的人眼里则完全没有任何意义。所有这一切都基于这样一个事实:两方面因素——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——协作,才能全面认识并欣赏事物。这两者密切地联结在一起,就像水中的氧和氢一样,所以,面对同一个对象,虽然在经验中客观的和外在的因素可能相同,但由于主观因素和个人的鉴赏力不同,人们的看法就会千差万别,就好像这种客观与外在因素也是不同的。即便是世上最灿烂多彩的事情,在智力迟钝、愚蠢的人眼中也是乏善可陈的,这就像一幅在恶劣天气里的美丽风景画,或一架劣质摄像机拍下来的影像。每个人无疑都被幽禁在自己的意识内,人无法超越自己,更无法直接走出上述界限。因此,外在的帮助对他并无太大意义。在舞台上,人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:王子,大臣,奴仆,士兵,将军,等等。这些角色都只是外表不同,除去这些装束,骨子里大家都是一样的,都只是一些对命运充满了忧虑的可怜演员。

人生就是这样,地位和财富的不同赋予每个人不同的角色,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内在的幸福和快乐会有不同,这也是那些凡夫俗子和那些不幸的人们苦难和烦恼的根源。尽管幸福与不幸是由全然不同的原因引起的,但就这两者的本质来说,它们在所有方面都大同小异。幸福同人们所扮演的角色、地位的高低以及财富的多寡毫无关联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对于人来说,存在或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只在他的知觉中存在,是相对知觉而发生的。所以人最为本质的东西就在于知觉的形成。一般而言,知觉要比构成知觉的环境更为重要,一个麻木不仁、冥顽不灵的人,只要想一想塞万提斯被囚禁在昏暗的牢房里写作《唐·吉诃德》,世上所有的荣耀和欢乐就会化为乌有。

人生客观的部分掌握在命运之神手中,就其本质而言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;而主观的部分则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,它会因情况变化而发生改变。所以,尽管在人的一生中,外部条件可能会发生很多变化,但每个人的生活都还会有一致的地方,这就好比虽然有一系列的变奏,但主旋律却保持不变。

人无法超越自己。一个动物被放置在某一环境里,它只能局限于自然给它安排的那个狭小圈子;人也是如此,人们追求幸福的努力永远都不会超出其本性所许可的范围,只能局限于能感觉到的范围;人所能得到的幸福的多少,从一开始就由他的人格决定了。

我们精神的力量更是如此,和这种精神力量密切相关的是人们获得更高级的愉悦感的能力。如果这些能力弱小,那就会毫无建树,亲朋好友以及命运所能给予他的,都无法使他达到一般幸福和快乐的水准。他的幸福和快乐都只能来源于肉体的欲望(一种极为舒适和惬意的家庭生活),无耻下流的同伴和粗鄙无聊的娱乐。

另一方面,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,即使是教育也无法使他的视野开阔。心灵的快乐是人最为高尚、最丰富多彩的永恒的快乐。

但在这一点上,处于青年时代的我们可能缺乏足够的认识。决定心灵快乐的主要因素是心灵的力量。很明显,我们的幸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“我们是什么”,即取决于我们的人格。

命运或命运所赋予我们的东西往往却是“我们有什么”,或“我们在他人的评价中处在什么地位”,在这种意义层面上,命运是能够改变的。

以上节选自《一切都在孤独里成全:叔本华的人生智慧》